The inspirational Lena Maria Klingvall - 1/4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8TSsyUqqr8&feature=related

The inspirational Lena Maria Klingvall - 2/4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FO5u594hUM

The inspirational Lena Maria Klingvall - 3/4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3be8c1IrpU&feature=related

The inspirational Lena Maria Klingvall - 4/4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VmhnaxhLY&feature=related

用腳飛翔的女孩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9jbn5migHs

用腳飛翔的女孩 (高雄演唱會 ... 月亮代表我的心)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TW_lTnvGfI

部落格

http://www.lenamaria.com/web/index.php?lang=en

我的一生沒有缺乏--Lena Maria的故事


前言:
她——像許多孩子一樣,
從小就充滿好奇。
有很多喜歡、想做、想體驗的事情,
經常用自己獨創的方法克服困難。
三歲開始學游泳,十五歲入選瑞典國家代表隊,
十八歲參加世界大賽,最拿手的項目是蝶式。
她和男生打排球、充當籃球裁判,
也像一般女孩子學洋裁、學燒菜,
一成年立刻拿到駕照,還想學開大卡車,
最喜歡的科目是繪畫和音樂。
長大後進入斯德歌爾摩大學專攻現代音樂,
如今,她是一名出色的職業演唱家,
巡迴世界各地表演,
她特別鍾愛黑人靈歌,也唱自己創作的福音詩歌。
有著這樣多采多姿的人生,難怪她時常讚美神——
「我的人生沒有缺乏!」
如果你知道她一生下來,
完全沒有雙手,左腳短了一大截,
你是否會嚇一跳?
沒有手的孩子怎麼打球?游泳?開車?
她怎會如此熱愛生活、精力充沛?
她怎會如此樂觀向上、勇於創新?
讓麗娜‧史旺生(Lena Maria Swanson),
親自訴說她充滿喜悅的生命故事……

 

全世界最棒的父母

一九六八年,我出生在瑞典鄉下,屋外是一片廣袤的土地。父母親是同一所高中的同 學,他們性格相當,都有堅強的意志,常常互開玩笑,家裡經常充滿歡樂的氣氛。

母親單身時從事復健治療,婚後到我十歲前,辭職在家當家庭主婦。我和弟弟奧雷,加上一籮筐的家事,讓她忙進忙出,但是她每天依然很快樂。奧雷上大學後,母親恢復作復健治療師,她很喜歡這份工作,她說幫助殘障者恢復身體機能,比任何工作更能帶給她成就感。

她一定也是稟持著這樣的信念,扶養我長大的。從我一出生,父母親就定意以對待普通人的方式來養育我,對我的殘疾不以為意,是他們教養我的重要原則。話雖如此,對於我的重度殘障,他們一定比我更痛苦;不過他們時常彼此提醒,絕不放棄或自我消沉,堅持儘量教育我成為一個能自立的孩子。

長期任職警界的父親,起初對於帶我出入公眾場所,有些抗拒。母親卻毫不妥協,她認為神對我這樣的身體,也有美意,因此積極帶我到公園、購物中心、甚至海水浴場。三歲起,我每週都隨父母親上教會,他們說:「只要不打擾別人,麗娜做什麼都可以。」我最喜歡坐在他們中間畫畫,絲毫不覺無聊。

所以,從我懂事以來,從未想過自己的身體是差的、難看的、討厭的。家人常開我玩笑 說:「冬天時,妳的手不會冷,很棒啊!」這樣直率的玩笑,是不是讓你大吃一驚?記得小學時,朋友送我一個戒指作聖誕禮物,對於這樣的錯誤,我毫不介意,當場和朋友大笑一場,後來她換了項鍊給我。說真的,很多朋友根本就忘了,我是個沒有雙手的殘障者,不是很棒嗎?

從小遇到困難,我都會找父親商量。父親對於小孩犯錯,只要真誠反省就不加責備,因此我沒有被父親嚴厲責備的印象。有一次父親對我說:「你長得和祖母很像,連個性都像。祖母的一隻腳患有嚴重風濕,行動不便,但她要養育八個小孩,每天得提著裝滿水 的大木桶爬上二樓,她總是高高興興地做該做的事,從來不發牢騷。」聽說祖母是虔誠的基督徒,我很高興父親誇我長得像她,可惜我沒見過她。

不論母親當家庭主婦還是在出外工作,父親都很能體諒她的辛苦,並且時常表達感謝。 我的父母都深信,養育我的體驗和經歷,有神特別的旨意和引導,即使有些事他們不能理解,只要把每一天交在神手中就可以了。

看到父母這樣信靠神,使我也深信自己的人生一定是美好的——

有了世界最棒的父母親就如同身體有手、有腳、有耳、有眼各司不同的功能家庭於是成為完整的身體了。
三歲時,和弟弟奧雷

親愛家人

 

成長篇──無限的可能

「麗娜從小充滿好奇,只要看到人家玩遊戲,一定吵著也要試試看。其實,神給所有小孩都有這樣的好奇心,只是多半被大人扼殺,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消失了。」父母親從不阻止我嘗試任何事,反而引導我。我三歲開始學游泳,五歲學會漂浮,六歲會用背部游一點。十一歲時,因為沒有手練跳水很危險,我的游泳課暫時中斷了四年。於是我開始玩排球,我總是先用三十分鐘訓練以頭擊球,習慣了被球打到頭部的疼痛,就能跟大夥 一起玩球了。

一九八三年,我十五歲,瑞典將殘障運動會列為正式比賽,全國開始熱烈地舉辦各種競 賽。我也加入鄰鎮的游泳俱樂部,三年後入選國家代表隊,在瑞典第一屆殘障奧運資格賽中,我在五十公尺仰式和自由式都獲得第一名,還得到一百公尺自由式銅牌。

一九八八年漢城殘障奧運會,是我游泳經歷中最重要的一年。我一共參加四個項目,可惜我最擅長的二十五公尺蝶式,因為出場選手不足而取消。大家一定很難相信,沒有手,怎麼最拿手的是蝶式?因為蝶式的雙手動作非常難,沒有手反而比較容易。結果, 我的成績是二十五公尺背泳第四名,自由式第五名,仰式第六名。

母親說我出生後沒多久,就會用腳趾頭抓東西。常常把抓到的東西往嘴裡塞,因為身體特別柔軟,不用人教就能用腳趾做出手指一般的動作。五歲時,我看母親作洋裁,也用腳趾依樣畫葫蘆,中學時用縫紉機裁製了一件夏天的洋裝,即使現在,我也會縫製一些 登台演唱的正式衣裳。

我從小也喜歡畫畫,很希望加入「國際口足畫家協會」。這個團體的總部設在列支敦士 登,會員限定為二百一十人,無人退出就不能增加新會員。我以研究生的名義,不斷把自己最滿意的作品送去審查,目前還未成為正式會員,但我仍然懷抱著極大的希望。高三時,我開始用獨創的方法學駕駛。我先請車行將車的構造改成雙座能夠同時駕駛,然後跟坐在一旁的教練學,結果只花一個月就拿到駕照了。瑞典的福利政策很好,汽車 改造費全數由政府支付,連買新車也補助近三分之二的金額。我在國內演唱,平均一年要跑四萬公里,五年下來我的汽車已經跑了二十三萬公里。

最近,我還嘗試坐機車狂飆,我用橡皮繩將身體綁在朋友身上,讓全身感受飆車的速 度,真是太棒了!因此,我很能了解飆車族的心情。

父母親一開始就讓我上一般小學,一至五年級,學校安排助手幫助我用餐、上廁所、換體育服……。六年級起,改由幾個同學輪流幫我。中學時,學校也安排了助理,但常在我有需要時卻找不到人,於是我開始摸索自己解決瑣事的方法。後來,除了拉背部的拉鍊,及從學校儲物櫃拿取教科書,這兩項還有困難外,我幾乎都能運用口足打理日常所需了。

中學時,我喜歡和好友膩在一起,母親常勸我:「儘量多交幾個朋友吧,不要只和一個同學玩。」後來我才了解,一個人幫我,負擔會太重,多交幾個朋友,每個人的負擔會減輕許多,高中時我交了好些親密的朋友,真要感謝母親的睿智。

現在我單獨住在斯德哥爾摩的出租公寓,雖然可以申請國家經費改造廚房的瓦斯台、洗 滌台等設施,但我沒有這樣作。我寧可訓練自己的身體,藉著高椅子等工具的配合,儘量過得跟別人一樣。我的公寓時常開放給朋友聊天、聚會,我會請朋友吃我最拿手的料理,菠菜乳酪義大利麵。

我還有許多想做、想體驗的事,每一項都充滿無限的可能。我希望有一天能考取大卡車和大客車駕照,這樣我可以接送很多人,還可以充當親善使者,載運必需品和聖經,給貧窮國家的百姓。我很喜歡旅行,尤其喜愛到溫暖的地區,瑞典的夏天很短,我想在陽光充足的地方,人的心都會溫暖明亮起來的——

這是沒有缺乏的人生

因神給我一顆豐富的心代替手

使我能愛惜自己


3歲開始學游泳

18歲時取得駕照

游自由式的泳姿 

用腳打毛衣

自己化妝

玩電腦遊戲

用下巴和肩膀,可以做很多事。

 

信仰篇──上帝是我的牧者

在瑞典,小孩通常很小就受洗,我也一樣。稍懂事時,就跟父母一起上教會,他們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耶穌住在我們心裡,祂是麗娜最親密最可靠的朋友。」受父母 的影響,我從很小就接受耶穌作我的救主了。在教會,我結交了很多可以一起禱告,彼 此扶持的朋友和長輩。

奧運前一年的嚴格訓練,我曾因課程太辛苦而萌生退意。這時,一位經常為我禱告的姐 妹打電話給我:「我正為你禱告,覺得上帝希望妳能繼續游下去……」這通電話打消了 我退出的念頭,我相信上帝透過她,支持我一路堅持下去。我並不特別喜歡參加比賽或得獎,是因游泳隊裡,只有我是基督徒,我想向隊友證明,我的好成績是上帝給的,這是上帝給我的使命。奧運期間曾有報紙稱呼「麗娜是運動選手中的明星」,其實真正的「明星」應該是,那位在背後支持我的耶穌基督。

奧運結束後,我生平第一次單獨旅行,要去日本神戶拜訪一位瑞典宣教士。我由漢城出發時,才聽說必須在七十二小時前向航空公司確認機位。因為遇上交通阻塞,抵達機場時已超過規定劃位的時間了。我的名字列在候補名單上,只好在一旁耐心等待。離家這麼遠,孤單的在陌生的機場,也不知能不能登上飛機,心裡感到前所未有的渺小和無助。我不安的作了一個簡短的禱告,隨後就在心裡唱起〈信靠祂〉這首詩歌,心情很奇妙的安靜下來,深信照詩歌所說,主時常幫助我。

站在候補隊伍中,我突然發現,我的票面蓋有一個顯眼的P字,和前後乘客的不同,於是向航空公司詢問,職員說:「啊,原來妳在這裡,我們在等妳呢。P代表妳是殘障奧運的選手,不需要排隊,可以上飛機了。」

回國後,我將自己那時的感動和感恩之情,譜成下面這首〈在何處〉——
在我身體裡面
我聽見你呼喚我名
以你微小的聲音

你像和煦的微風
在那裡
我在你手中
何等安靜

你說
「我愛你
想成為你至近的親屬」

真的 真的 何等美好
我在的地方
常有你同在

你關心我 注視我心靈深處 只為聽我的心情 你肯花時間

我無法理解的事 或者我失敗的事 你全都知道
但你還是愛我
我知道 你是 愛我 愛我。

我經常在演唱會唱〈詩篇二十三篇〉,這是發自內心的讚美:「上帝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雖然,平時為了喝一杯水,得花一般人想像不到的功夫和時間,我卻也因此學會多多忍耐。

我不問神「為什麼不治好我的身體」,因為我早已瞭解,祂會賜給我活下去所需的力量和喜樂。全能的神有能力改變我的手腳,祂既保留我的殘障,一定有祂的美意。或許祂是要藉我向世人證明:心靈的健康比身體的健康更重要。

 

喜樂的為祂而活

從小我就很喜歡唱歌,五歲參加教會兒童詩班,為使陣容整齊,老師讓我站在椅子上唱。小學開始學風琴,當然是用腳來彈,老師特別到家裡教我,這對我參加詩班很有幫助。

高中三年我選修許多音樂課程,包括古典音樂的基礎和作曲技巧等,曾參加音樂劇「西城故事」的演出。在瑞典進大學是以高中成績申請,在一○三名競爭對手中,我很幸運,成為斯德哥爾摩音樂大學現代音樂科的四名錄取者之一。

我選擇專攻爵士樂和宗教音樂,這二者都很能直接表現自己的個性或情感。特別是有百年以上歷史的爵士樂,跟搖滾樂、流行歌曲很不同,本質上不受時代潮流影響,很有學習價值。

大二那年,報章雜誌披露了我的成長故事後,我就時常受邀到各地演唱。在參加電視台的節目時,常有觀眾要求我「模仿瑪丹娜」,但我不適合唱她的歌,總是堅定地拒絕。一九九○年四月,我應邀參加莫斯科一場慈善音樂會。會場來了許多因越戰而傷殘的人士,照說他們應該都聽不懂我唱的歌詞,卻有許多人感動得落淚。我一直深信是主的同在使我的歌能觸動人心,祂的同在也是我喜樂的泉源。

次年,我到美國旅行演唱,有機會跟二千五百人的黑人詩班一起讚美,我感覺唱詩簡直 就是他們的生命。其實我唱的爵士樂,也都是讚美神的靈歌,無論在教會內還是教會外的舞台上,我都是為那位指引我「唱吧」的上帝而唱。

聖經裡記載有聖詩班,到戰場最前線唱歌而打敗敵軍的故事。我知道上帝藉著我對祂的讚美,要傳達給每一位聽眾,神與我同在的事實。讚美詩可以滲透到人靈魂最深之處,有洗淨人心,引導人轉向神的力量,我深信這就是我唱歌的目的和使命。

因此,我必須獻上自己,以祂喜悅的方式生活,好向祂發出讚美。〈我的人生〉這首歌 表達了這樣的信念,我是先譜出旋律和節奏,在靈感泉湧時再配上歌詞,最後添加和音 完成了這首創作曲——
耶穌,我獻給你
我全部的心思和意念
耶穌,我把所有都獻給你
你是拯救我的磐石
你是和平的君王
所以我想把
我所能做最好的一切
獻給你
我將一生獻給你
全部交託你手
我的一生全部獻給你 我把我的一生
交在你的懷中 耶穌 你是我初戀至愛
你是充滿愛的最好朋友
耶穌 你
捨了自己救拔我 你是拯救我的磐石
你是和平的君王 所以我想把
我所能做最好的一切
獻給你
我將一生獻給你 全部交託你手
我的一生全部獻給你 我把我的一生
交在你的懷中
我消沉之時 你賜我力量 你所賜盡都是喜樂
我獻給你我的一生

 

上帝必有預備

在瑞典,離婚和同居的情形相當普遍。我周圍的年輕人,一談戀愛就很容易受到同居的誘惑,但不是正式的婚姻,也很容易分手。如果我決定要結婚,就絕不離婚。我希望能建立像我父母一樣的家庭。

我對婚姻滿懷憧憬。理想的伴侶,第一要人品好。特別是我,如果丈夫不能在家事或育兒上主動幫我,根本沒有辦法一起生活。第二要有同樣的人生目標和使命。房子、財富、健康、工作等,今天擁有,明天可能失去。所以我想跟一個不受這些東西束縛,能為永遠不變的神盡心工作的人結婚。

當然,如果是美男子更好,我樂於接受。

雖然開出這些條件,不過我想神比我清楚,祂知道什麼樣的男性對我最合適,祂可能早就為我預備了,只是我還不知道。幾年來我一直懷抱著進入婚姻的夢,將自己的願望告訴神,還寫過一首曲子叫〈不要隱瞞〉。

一九九二年,我進入荷蘭一所聖經學校進修,後三個月是到印度實習,在那兒生活十分艱苦,我們幾個同學成了很好的屬靈同伴,一起經歷上帝奇妙的作為。之後,我又進入夏威夷一所聖經學校。在充滿陽光的校園裡,上帝的手更深地觸摸我心靈深處。祂問我,可不可以將我對婚姻的期待和祂給我的婚姻應許,全部交還給祂。

這真的很難,我認真的思想:究竟上帝本身和祂對我的愛,是否就能滿足我全部的願望?

答案是肯定的,我決定將結婚和建立家庭的夢還給上帝。

我學習跟隨主,全部時間與主共度。這一年上帝教導我許多,更透過各樣的方式表達祂 對我的愛,我所能的就是以愛來回應祂。如果,有一天,上帝把我的歌唱天賦收回,安排我走一條完全不同的道路,我一定會心甘情願跟隨祂走。因為,我已深深體驗,上帝 的旨意高過人的旨意,上帝的道路非同人的道路。

一九九四年,上帝賜給我未婚夫,他叫約倫‧克林貝爾,是出生在斯德哥爾摩的一位優秀青年。一九九五年,我們步入結婚禮堂,這開啟了我人生新的篇章,我知道在我們的婚姻裡,有上帝同在,祂是我們最大的倚靠。(全文完)

from

http://newhamg.myweb.hinet.net/13/page13-25.htm

daydreamer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蓮娜瑪利亞真的是太棒了
    我覺得妳真的是很值得大家來學習!!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