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052_0621_233331.jpg

戈壁灘上起風了,站在臺階上的風電場職工徐振東極力想找到他『承包』維護的12座風機,但是它們已經完全隱藏在淡黃色的灰塵之中,怎麼看也看不見。

  從無到世界連片最大,新能源風電在中國的發展速度如狂風刮起,眾多的風電巨無霸即將興建!作為第一個千萬千瓦級的酒泉風電,尤其是佔其80%裝機容量的瓜洲縣,興建中的『陸上三峽』還有許多問題亟待解決,它是隨後即將建設的其他千萬千瓦風電的先行者和試驗者。

  輝煌的規劃之後,是一切纔剛開始的忙亂。

  建風電巨無霸

  從凌晨到早上9時,是徐振東的值班時間。

  一個人在一樓的龐大值班室守護著眾多的設備,通過儀器,隨時監控各風機的發電和運行情況。通過風葉運轉產生的能量轉變成電流傳輸到他們的總機,然後進入輸送電網,一直通往800公裡外的蘭州,再進入到國家電網……在各儀器間來回記數的徐振東不斷會接到位於省會蘭州的甘肅省調度中心打來的電話,讓其調整輸出的電量—他往往要為此關閉一些正在運轉的風機。

  漫長的夜在忙碌中很快就過去了。門外,一眼望不到邊的風力發電設備一根根矗立在遠處,這是甘肅河西走廊的茫茫戈壁灘,過不了多久,將會是世界最大的連片風力發電基地。

  在中國大陸北緯40°左右,從本世紀初期開始興建的風力發電場就像戈壁灘上強勁的風一樣迅速地刮起來,從西向東涉及新疆、甘肅、內蒙、河北,以及沿海省份江蘇,這幾個省、自治區,風電裝機容量將在不久的若乾年裡實現每個省份超過千萬千瓦的構想。

  從2005年至今,中國的風力發電能力每年都以超過100%的速度發展。按照國家『十一五』規劃,中國將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優化能源消費結構,使可再生能源開發利用總量在一次能源供應結構中的比重提高到10%;至2020年,中國風電總裝機容量有望突破1億千瓦;而到2040年左右,風電等新能源將替代火電成為主流。國外研究機構表示,中國的風電將逐漸增加到近2億千瓦。

  2009年,第一個千萬千瓦裝機容量的風力發電場開始在甘肅酒泉興建,其中的80%設在歷史古城瓜洲縣。被稱為『世界風庫』的瓜洲,有自己更加宏偉的計劃:到『十三五』末,全縣風、火、光、核等電源裝機規模將累計達到1878.5萬千瓦。

  風力發電場帶給瓜洲的將是年105.26億元的增加值,這個數字是2008年瓜洲全縣工業增加值的15倍。

  『也將帶動建築業、交通運輸業、電子電器行業、管理服務業等相關產業的快速發展。』一位官員稱,在政府有錢的如今,只要項目合理,錢就向雪片一樣飛到你的身邊,這個速度是你自己都想不到的。在幾年前連經過的火車都不設站的瓜洲,近日已經有民航總局的相關人士來考察建設飛機場,並且還有和風電配套的400萬千瓦的火電廠已經在籌建中。一個僅僅擁有人口不到15萬的小縣似乎就要在貧瘠的土地上一夜變為鳳凰。『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

  在瓜洲,總是能見到『建設陸上三峽』的標語 6024870_546321.jpg

新經濟增長點

  2007年,國家確定建設酒泉『陸上三峽』項目之後,受到了個別專家的質疑:邊遠荒涼、傳送線網不夠……

  瓜洲也稱安西,為古絲綢之路要塞,出塞必經之處,如今,最為出名的有敦煌石窟的姊妹窟榆林石窟。古老的文明並沒有給瓜洲帶來繁榮,在現代人的眼中,瓜洲是沙塵暴的發源地之一,如今在瓜洲,你能驚奇地發現各種創意的遮風口罩,大都出於各種布料自制,顏色多彩而迷幻。

  在太陽幾十萬年的炙烤下,迎著陽光的石面變成了黑色,堅硬地平鋪在大地上。而在地平線下,埋藏著巨多的黃金,探明儲量在中國排第22位。於是在改革開放後,『挖金子』成了當地的主要支柱產業,到了1999年,金子已經『挖得差不多了』的瓜洲,以追求GDP為主的地方政府官員開始尋找新的經濟增長點。

  當時在能把火車刮出軌道的新疆大阪城,風電業已經取得了初步的發展,這給了『一年一場風從春掛到冬』的瓜洲人希望。在考察了大阪城之後,瓜洲縣也躍躍欲試,開始測風。2000年,現瓜洲縣發改委副主任韓明文帶著測風資料去了北京,誰想被相關單位以『風速太大,不能發電』為由駁回。2004年,國家大力發展風電的政策已經明朗,瓜洲縣再次向甘肅省發改委上報了一個50萬千瓦的計劃,最後僅批了10萬千瓦。『說我們胃口太大!』

  2006年,瓜洲終於迎來了它的第一個風能項目,從此一發不可收。

  縣發改委的賬算得很清楚:2008年,他們縣風電稅收達到2000萬元人民幣,按照這個情況,十年後,縣一年風電稅收就能達到6億-7億。『一個10萬千瓦的風力發電場一年發電2.4億度左右,納稅800萬元人民幣。』韓明文說。

  26歲的徐振東也是一位受益者,他的家在瓜洲縣布隆吉鄉鄉下,中專畢業後正好趕上甘肅中電酒泉風力發電有限公司在縣城招聘員工,電力系統自動化專業畢業的他學有所用。『現在工資能拿到2000元。』

  千萬級試驗

  據氣象部門最新風能評估結果,瓜洲年風能有效利用小時數達2300小時以上,風能總儲量達2000萬千瓦以上。

  與國內沿海、東北地區及內蒙古、新疆等風能較豐富的省份相比,瓜州風能資源有其獨特的優勢和特點:氣候條件好,全年最低溫度不低於零下29攝氏度,適宜風電機組的建設和全年運行;風電場面積大,建設條件好,規劃的風電場均為沙礫覆蓋的平坦戈壁荒灘,可減少同一地區季風變化帶來的限制,形成『此起彼伏』的優勢,降低運行成本;交通便利,各風電場均分布於蘭新鐵路、敦煌鐵路和國道312線兩側等。

  建設風力基地的一個重要原則是不能佔用大量的耕地,在國家計劃的4個千萬千瓦風電的省份中,甘肅瓜洲佔了優勢。『都建設在戈壁灘無人區,不存在征地問題。』

  韓明文說:『我們是試驗者,眾多技術、管理問題將要在這裡找到突破點,為其他省份建設千萬級風力發電場做經驗准備。』據記者了解,目前在千萬千瓦的風力發電中,電價問題、風資源利用問題、連片建設的技術問題和眾多品牌設備的測試要通過酒泉的千萬千瓦風電項目來解決。

  『陸上三峽』項目批復後,遭到個別專家質疑的最重要方面是關於電網傳輸線路的問題。酒泉區域內目前只有110千伏、330千伏的線路,已經通過的750千伏輸送線路按照規劃,明年10月份纔能建成投入使用。

  按照甘肅省發改委的要求,明年10月,裝機容量達380萬千瓦的設備將正式發電,對此,當地有官員表示了擔懮。『至今為止,750千伏輸電線路還沒有動工,到明年10月能不能發電還是問題。』

  最先進入瓜洲縣風力市場的甘肅中電酒泉風力發電有限公司這兩年嘗到了苦頭。廠長徐慶輝說,2008年他們虧損了1711萬元人民幣。由於限電,他們少發電7100多萬度,距離他們的任務2.3億度還有很大的距離。按照他們的招標電價,要發到2.6億度電纔有利潤可言。

  『不僅是酒泉,全國的風力發電都存在電網輸送能力不足,有電送不出去的問題。』大唐甘肅發電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綜合管理部主任郝軍說。風可利用資源豐富的地區大都缺少水電和火電,線網建設程度低,而超過承載量會帶來危險。『只有限制風力發電的發電量。』

  在目前的情況下,風電的年可發電時間大約在2300小時左右,而火電為5500小時左右,不可同日而語。不賺錢的生意沒人做。在風電虧本的情況下,還有眾多的電力公司蜂擁而上,自然有其緣由。『發改委現在絕對不會單獨批復賺錢的火電企業。但是如果你建設風電,發改委允許配備相同容量的火電。』郝軍說。

  不僅利潤小,風電在前期的投入也要遠遠高於火電。一個千瓦的風電投資為9000多元,而水電只需要6000元左右的投入,火電更小。這次招標通過的近20家風力發電公司每家的裝機容量大都在20萬千瓦,每家投入接近20億人民幣,據記者從大唐了解,公司至少要拿出總投資的20%,其他資金纔可以從銀行貸款。

  面對鋼材漲價、金融危機,2008年中標的這十多家電力公司又獲得了優惠。根據增值稅抵扣政策,在未來的10-12年中,增值稅將被銀行拿走還債,之後地方纔能征收相應稅收。『我們地方就等這10-12年一過,就可以收稅了。』韓明文對未來充滿了希望,他說十年後瓜洲的地方財政不得了。

daydreamer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